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美消息 > 民俗生活 >

二十世纪初北京的马骏烈士和山西晋城的马骏烈士

2024-02-22 来源:互联网- 由[最美旅行网]整理

二十世纪初,中国出现了两位回民马骏烈士,一个是出生于黑龙江的马骏烈士墓,死于奉系军阀,另一位是山西的抗日马骏烈士。

一、北京马骏烈士

在北京日坛公园,安葬着回族马骏烈士,马骏籍贯是黑龙江省牡丹江,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奉系军阀杀害。另外还有一位抗日回族烈士马骏。

二十世纪初北京的马骏烈士和山西晋城的马骏烈士

二、山西晋城马骏烈士

马骏(1881年10月5日-1945年6月2日),字君图,回族,祖籍宁夏,山西泽州府凤台人(今山西晋城城区),其父以开骆驼店营生,一家人由宁夏迁往晋城定居东关。

马骏童年在私塾读书,1901年中秀才,随后在山西大学西斋就读,毕业后去英国牛津大学留学。

回国后,曾先后任山西省阎锡山政府的驻军代表、河东观察使、河东道尹,以及国民党山西省民政、教育厅厅长和山西省文献委员会常务委员兼代表等职。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回到晋城,向民众积极宣传抗日救国主张,并组织了回民武装奋勇抗击日军。不幸被俘后,恪守民族气节,宁死不屈。

1945年6月2日,日军由晋城向长治撤退时,押解马骏行至高平途中,被日军摧残致死。

二十世纪初北京的马骏烈士和山西晋城的马骏烈士

三、山西马骏烈士的故事

“各路军皆溃,将军血染斑。九联城下死,胜似曳兵还。”

这是马骏在1924年任山西省教育厅厅长时为高小初中学生所写的范诗五绝之一,诗中充满浓厚的爱国主义激情。他的一生,正如他的诗作中所写的那样,把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宝贵生命都献给了哺育他成长的祖国,献给了他的人民。中央文史馆馆长章士钊在上个世纪20年代曾称赞马骏为东方的“拿破仑”。

1902年,山西省城太原开办了山西大学堂,马骏考入西斋预备课第二期(乙班)。在校期间,马骏接受先进思想,他还成为山西大学堂第一批足球队员,每日甩着辫子与同学及外国教员们活跃在球场上。为了奖励好学上进的同学,1902年山西巡抚赵尔巽为考试前十名的学生发了奖,马骏是其中之一。在山西大学堂上学期间,他阅读在学生中传阅的《民报》、《猛回头》、《革命军》、《大义录》等鼓吹革命的刊物。

1905年11月,在山西发动的保矿权斗争中,山西大学堂学生在文庙前集会,马骏在大会上发表了情绪激昂的演说。会后,学生及其他赶来的中小学生近千人往海子边找福公司代表讲理,海子边门警拒不让进,愤怒的学生打倒门警冲进宴席间,马骏代表所有学生向福公司的在场人员申述反对福公司办矿的理由,在马骏一口流利的英语的责问下,英人哲美森等呆呆站立不敢进餐,有的英人则钻入桌子底下。学生们又游行到府衙请愿,府衙张人骏接见了马骏等代表,允言当为晋民争矿而竭尽全力。这一年,“年终休假返故里,集合潞安八县人士组织矿务局,公举杨观惠等八人主持其事,又于潞安卫前大街开追悼会,追悼为争矿蹈海而死的李培仁烈士。”马骏当场演说,欲唤起民众,争复主权。在大学堂学生与山西各界的积极斗争努力下,1908年初,山西当局与英福公司在北京签定了《赎回开矿制铁合同》,山西争矿斗争以胜利宣告结束。这是中国高校学生联合社会各界人士最早发起组织并取得最后胜利的一场爱国运动,对此后山西辛亥革命、民国的发展均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1907年2月,西斋预科已毕业的甲、乙、丙三班学生参加官费留英的考试。3月,考试揭晓的当天,马骏从家乡晋城去到太原,他去看榜时,天已近黄昏,自认为不一定能考取,即便考取,也恐名在末尾,高擎着马灯,由榜末向前观看,直到看完,才知自己名列第一。这次录取共23名,另有自费4人。4月,留英学生先去了北京学部进行出发前的学习,在向光绪帝行大礼之后,由抚院委员带领赴上海,寓法租界。马骏在剪了辫子、改换了服装后,将所剪发辫、铺盖全部寄回家中。抚院为他们购买了船票,是二等舱,700元。在英国期间,每位留英学生将得到山西当局为他们提供的每年1800元的助学经费。

到伦敦后不久,马骏即和山西的同学举行了一次游行活动,主要是为声援远在万里的家乡的争矿运动、为反对英国福公司抢夺山西矿产而举行的。当时清政府驻英公使李经芳因此事不满意山西留学生的举动,故意扣款迟迟不发给学生生活与学习费用,马骏和同学们愤怒之极,但为了祖国的明天,为了学习西方的科学知识,他们默默忍受着遇到的不公平的待遇(除了驻英公使的冷眼外,当时的英伦三岛,蔑视华人之事,处处可见)。马骏把他的愤怒抒发在自己的诗歌里:“困劫层层可奈何,欲投北海饮天波。市中壮士吹箫苦,膝下英雄忍辱多。自恨点金无妙术,哪堪抚剑发悲歌。受天大任应如是,岂以区区挥铁戈。”起初,马骏在伦敦的中国留学生会馆居住,英语补习学校学习。孙中山先生到英国时,马骏参加了同盟会。在留学的日子里,他一直思念着祖国,“离乡三万里,五载未能回。每羡南雁飞,年年去自来。”1911年7月,大学毕业。马骏奉孙中山先生的指示,回国后即与陈其美到山东发动革命。

1913年,阎锡山将马骏召回山西,任其为驻京代表。1914年任河东观察使。1918年至1922年任河东道尹,晋南政局稳定后,调任山西民政厅厅长。上任后,即将素无政绩的数十名县长全部撤换。北洋政府时期曾任众议院议员。1923年2月后任省教育厅厅长。1924年12月任河东盐运使。1925年9月任实业厅厅长。1927年辞去实业厅厅长,在北京任闲职。1931年初,阎锡山倒蒋失败,被迫下野,徐永昌接任山西省主席,邀马骏为省政府委员。1932年,阎锡山复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任命马骏为山西省查禁毒品委员会督办(委员长)。他到任后,即雷厉风行的进行工作,不顾外人劝说,毅然将一些倚仗权势、逍遥法外的毒品贩子,如阎锡山的把兄弟黄国梁的侄儿黄太清、晋军某师长以及金守信、尹秃子、雷七则等绳之以法,山西禁烟之风顿时大盛,吸毒者纷纷改过自新。1935年,改任执法处长,负责山西太原的治安。

1929年,马骏出资在家乡晋城创办了省内第一所回族私立中学——崇实中学,地点在万寿宫(现城区教委和晋城师范附小院内),1931年迁入大东关禅院和旌忠庙(现为山西省重点中学晋城一中校址),这个中学为晋城一中的前身。起初,曾设工业班,有纺织、建筑、化学专业。开办期间,除有初中部外,还招过一个女子班,一个高中班,后期还增设的初小、高小各两处,女子高小一处(女子高小系马骏将自己在故乡的院子腾出所办)。至1936年,中学部共招收9个班。1938年停办时,有在校学生350名,共毕业300名。抗日战争期间,又恢复办学,因学校分散,遂与李生达的侄儿李质先创办的濩泽中学合并,改称潞泽中学,校址设洛阳南关。正由于马骏的努力,从而为晋城、高平、阳城、陵川、沁水等县培养了大批人才。1930年,太原伊斯兰教布道会成立,马骏曾被推选为负责人。1932年,曾被邀参加世界穆斯林大会。

1933年山西文献委员会在太原成立,马骏为代总裁负责主持全面的工作。曾派人四处搜集山西名人未刊著述手稿、碑碣拓片、名胜古迹照片,经过整理,委托山西书局影印或铅印出版。这时期,整理出版的单种图书有清代陈廷敬的《午亭诗集》《午亭文集》、金代段成己、段克己的《二妙集》、清代阳曲傅山的《霜红龛集》、常赞春的《山西献征》等16部。委员会还编纂了一部大型丛书《山右丛书初编》,这部丛书共收录了明清山西著名学者、诗人的稿本、抄本、珍稀刊本40种,内容涉及文学、历史、地理、哲学、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字、目录等学科,所收著述均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1937年发生了“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10月,忻口战役后,太原告急,山西省政府各机构工作人员向南面各县迅速疏散。马骏也率文献委员会全体工作人员及文献档案先回了自己的故乡晋城,不久又迁往东石瓮、贤坊村、大东掌、南掌村等地,最后由于时局紧张,人员被迫遣散。在此后,为了抗日救亡,马骏与住在晋城城关西后河焦元吉院内的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住在晋城南村乡陈庄的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交往密切。

1938年2月20日,日寇占领长治后,得知晋东南有大批回族,所以到处制造“不杀回族”的谣言,以欺骗回族,妄图分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和打败敌人的猖狂进攻。同年5月,马骏将其自办的、当时晋东南回族的最高学府崇实中学积累的10万元经费拿出来,成立了山西省回族抗日救国协会,号召全省的回族同胞参加抗日活动。不久,他又不惜倾家荡产,组织了回族抗日义勇队,从十几个人发展到近千人,活跃在晋城、阳城、壶关等地和敌人打游击。为了进一步动员全国回族共同抗日,马骏以个人名义委托驻军向全国回族团体发出通电,号召各地回族组织抗日救国会、义勇军、自卫军,积极参加抗日救国工作,通电云:

“山海、汉口、成都、长沙、九江、安庆、开封、西安、广州、泉州、昆明、桂林、兰州、青海、宁夏、迪化、香港各回族公会及回族促进会鉴:日寇强暴,侵我祖国,凡我中华民国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应一致同仇抗敌。况我回族人民,素称忠义,甲午之战,左宝贵战亡,榆关之役,安得馨殉国,为我教大增光荣!当此战事吃紧之际,凡我回族,务宜本天经抗战之旨,起而报国:或组织义勇队,或成立自卫团,附属国军,随时随地效力,不让左安独美于前。抗日胜利之后,凡是发扬我族之精神,愿与诸教共勉之!山西省回族公会分会兼回族促进会会长马骏世叩。”通电发出后,宁夏马鸿逵、青海马布青、师长马鸿宾、回族青年战地服务团等以及各地许多回族团体立即复电响应。

1938年深秋,民族革命通讯社的战地记者们在义勇队队员的带领下,沿着通往高平的大道走了不久,就到了回族义勇队的总队部。记者们便采访了马骏先生,马骏愤慨地指出:“去年晋北朔县陷落时,回族齐世衡、马君仁、吴维新等惨遭敌人杀害。今年敌人在第二次进攻晋东南的时候,对回族又大肆屠杀,对清真寺、回族学校大肆焚毁,翼城的清真寺、晋城的崇实中学就是在这次进攻时被焚毁掉的,损失在十万元以上,该校的教师校役未及时转移的、该清真寺的阿衡申世明、师傅步云等都被日寇残杀了。至于其他地方,仅南京一地,回族被杀者就在千人以上。所以,回族对抗战绝不含糊。”当记者问及对目前局势的看法以及山西回族救国会、义勇队的情形时,马骏先生兴奋地说:“山西的回族抗日救国会,是配合着山西的抗战形势和需要产生的,目的系团结全省回族,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之下,参加抗战救国工作,并联合全国回族,一致动员,驱逐日寇,争取最后胜利。它比一般联络感情的组织,更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会员都是思想纯洁有坚决抗日意志的回族,现在已有近千人,设长治、晋城两个分会。自从成立以来,虽然不敢说有很大的成绩,但却也对动员回族参加抗战已尽了不少的努力,最显著的是,现在义勇队已有几个分队,为了培植干部,还成立了一个干部培训班。晋城的义勇队,已和敌人作过几次小小的战斗,并获得了一次小的胜利,缴获了敌人的炮弹三颗,日章旗一面。”马骏先生一边说,一边让其少子马少图带记者们去参观那些战利品,并亲自和记者去检阅他的义勇军队伍。记者们在采访之后,把马先生的谈话发表在当时的民族革命通讯社的小册子上,用以激励回族、激励广大的人民去和敌人作坚决的斗争。

1940年,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任命其为战区上将顾问,同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其为中将参议,办理晋东南地区抗敌宣慰事宜。1942年7月,被任命为第三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在此后的日子里,马骏仍率领着他的回族义勇队和日寇在太行山周旋、战斗。1939年7月19日,日寇第三次侵犯晋城时,马骏和他的队伍到了下村乡上村呆了月余。1940年4月24日,日寇第四次侵犯晋城(日寇这次侵占晋城后,在此盘踞五年之久),这时,队伍被打散了,他和警卫人员以及他的全家跑到珏山黑虎洞居住了几个月,此后,又转移到郭壁、南掌村、北石瓮(柳树口乡)。当听到日寇到了谷乱石岭,他们又转移到贤坊村,在那里一直住了两年。期间,每当风声紧的时候,马骏就带着他的警卫与全家在大东掌、贤坊村一带来回转移。由于马骏在山西担任过许多要职,他在回族民众中及国内外都有着重要影响。当时晋城被日寇占领,属沦陷区。马骏与他的队伍由于力量太弱装备又差,被打散后,只得在山里躲藏。日寇想方设法派人寻找马骏和他的家人及队伍最终都没结果。

1942年6月的一个下午,日寇得悉马骏消息后,立即派200余人从浮山出发,于当晚突然包围了贤坊村。当敌人接近院子时,与在院外的警卫们交上了火。马骏此时正在屋里和另一些警卫谈话。听见枪响,警卫秦少云急中生智关上了房门,和另一警卫赵国英架起马骏,一脚踢开山墙上的窗户,跳窗翻墙往金掌方向跑去。路上,碰上一个人影,秦少云手里拿着顶着火的盒子枪,一吆喝,才知道是普通老百姓,于是,三个人才放心的继续行路。待到了金掌村的山洞时,贤坊村里仍响着激烈的枪声。在这一次敌人的偷袭中,马骏的母亲、岳母魏老太太、妻子及警卫郭四孩被俘,他们被日寇带回晋城软禁在内花胡同杨绍宗院内,另一些警卫员或牺牲或跑散了。当时,国民党自卫队三队队长听说了这件事,便和旧政府参议会秘书刘以宋带了一个支队前往贤坊村将马骏接回大东掌樊院暂时居住。

日寇捉住马母后,妄图以马母为诱饵,逼迫马骏投降,因为他们知道马骏是个孝子。但马母拒不合作,她在敌人的百般折磨下,终致忧郁而死。马妻在马母死后不久也被残害致死。日寇又假意为她们大办丧事,欲以感化马骏。当时的大汉奸苏体仁曾写信给马骏劝其降日,晋城一带地方上的维持会也到处打听马骏的下落。日寇汉奸这样做的目的是想找到马骏,让其出任伪职,以用其声誉来为日寇维持华北的阴谋政策服务。

1943年6月19日夜里11时许,汉奸赵小兔得知马骏的住处后带200余人突然包围了樊院。当天,警卫秦小云送其儿媳往铺头乡神南洼,碰见了马骏的外甥马径文,经文讲:“听说日本人要捉大人,你这两天防备着点。”小云回去后,即告知了马骏,马骏虽嘴上没说什么,思想上已经有了警觉,准备转移。但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当秦小云听到院里有响动,开门张望时,一下子胸口就被顶上了四五支枪,当汉奸们一下子涌进屋里,马骏反倒非常镇定安详。他以为是土匪,就将箱子打开,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对他们说:“弟兄们,统统给你们。”汉奸们拿了钱,却不走,说:“马大人在山里受罪,弟兄们这次是请你进城的。”马骏这才知道面前的这些人是汉奸,并且是冲着他来的,他假装说:“我不怕受罪,我不去,不去!”趁汉奸不防,他朝一个汉奸扑上去抢过一支枪,大喊:“我今天到时候了!”就要自杀,被众汉奸涌上来夺走了枪。最后,汉奸们将马骏架起强拉硬扯,拉上了已准备好的“趴山虎”(一种运输工具),两个人抬起就走,走了六七里路后,听见大东掌方向传来了机枪和步枪声,这是葫芦水山头上的国民党二十七军前来营救,但为时已晚,汉奸们一边开枪,一边逃跑。20日中午,马骏等被劫持到河南博爱县一个叫中孤山的地方,距大东掌三四十里,汉奸们吃饭去了,马骏独自在一间被看守的房子里,他大哭了一场,他知道自己也许再也不会回到重庆,回到抗日的同胞们中间了,他一边哭,一边把带在身边的一包公文、信件点着了,警卫小云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安慰他说:“那咱给你奶奶走走坟吧。”饭后,这一行人继续沿着河滩南行,傍晚到了河南博爱石灰窑村,在此呆了三天,日寇一位中国通向井顾问来规劝马骏,马骏说:“你们要我当汉奸,我永远不会干!”

向井命令将马骏抬到柏山,从那由一辆小轿车和两辆坐满荷枪实弹日本兵的大轿车将马骏押送到博爱县,路经清华镇时,镇上许多回族听说了这件事都前来围观,马骏对大家说:“多斯蒂(回语:回族同胞)们对我马骏不错,我很感谢!我虽然今天作了阶下囚,但请大家放心,我是绝不敢忘记自己的民族的。”在场的回族都流下了眼泪,回族郭四孩、刘阿訇、马有良端来了一些回族饭,马骏与警卫小云吃了一些。次日,他们被日寇押解回晋城原监禁马骏家眷的内花胡同杨绍宗院后院,马骏则被软禁在北房。长治的日酋大岛秀雄派人送来四万中央票,马骏不接受,愤怒的说:“我是中国人。绝不花侵略者的钱,你们快把这些肮脏的东西拿走!”一次,日酋又在双井巷的日本花园“宴请”马骏。大岛秀雄提出让马骏到北京去任维持华北的伪职,马骏驳斥说:“我绝对不去!”大岛又提到大汉奸王骧、苏体仁目前是如何的走运,汉奸谢翻译也劝说马骏,马骏斥责谢说:“你是中国人不是,我是中国人!你觉得当个秦桧光彩!”马当时则希望日本人翻脸,以便完成自己报效祖国的夙愿,但大岛装作不在意,“宴请”不欢而散。此后,日寇曾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劝降利诱马骏,但都没有任何效果,只好将他软禁起来,以便慢慢消磨他的抗日意志。

马骏在晋城被软禁了两年,在此期间,曾多次悄悄的写信给其次子当时任国民党中央赈济委员会专员的马鹤年及其他的儿女们,要他们坚决抗战到底,一定要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也许,由于他思念战友,思念回族同胞,思念在那太行山里和敌人战斗的日子,思念他的被日寇残害致死的母亲,思念他的家眷和正战斗在抗敌前线的儿女们,也许,他的思念之情太深了,竟有些精神失常,经常的彻夜不眠,有时竟一连几天不吃不喝,说话有时也有些不利索。

1945年4月下旬,日寇退却时,将其掳往长治。在途中,行至高平境内时,盟军的飞机对日寇轰炸,日伪人员慌乱躲避,而马骏则对飞机频频招手,嘴里嘟哝着什么,他是希望盟军的飞机将那些侵略者和汉奸全部消灭掉。当时跟随着他的警卫小云有病未随前去,只有赵国英等在身边照顾。6月23日,马骏在昏迷中。在弥留之际,警卫赵国英听到先生的嘴中喃喃的对他说着“我们誓死不做亡国奴……”他走了,他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夕,他为祖国和人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最美旅行整理

北京市朝阳区日坛公园马俊烈士墓介绍、开放时间、交通指南

推荐阅读